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你的位置:波胆彩票 > 首页 >

这场欧洲能源危机,美国又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进口替代方案终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欧洲能源瓶颈这一问题,只不过从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转向了美国。

  能源,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基础,世界各国最核心的战略资源,沒有之一。

  各国对能源的追逐从未停歇,掌握了能源,便能在国与国之间的博弈中掌控相当程度话语权。

  相反,能源短缺的国家常受制于人。

  眼下,欧洲对能源依赖的脆弱性,正暴露无遗。

  俄乌冲突已历时半月有余,对全球金融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在大宗商品大幅波动之下,欧美高层开始对自身的能源体系展开了深刻地反思和调整。

  当地时间3月8日,美国白宫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称美国总统拜登正式签署了禁止美国从俄罗斯进口能源的行政令。

  拜登表示,这个决定是在与美国的盟友和合作伙伴密切协商后做出的。拜登说,美国正在与欧洲的合作伙伴密切合作,制定一项长期战略,以减少其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

  在推特上,拜登更是表明,为了长期保护经济,需要实现能源独立,未来将加快向清洁能源过渡的立场。

  这场欧洲能源危机,美国又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无独有偶,3月8日,欧盟委员会发布能源独立路线图,力求从天然气开始,在2030年前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进口依赖。这份行动计划名为《欧洲廉价、安全、可持续能源联合行动》(REPowerEU: Joint European action for more affordable, secure and sustainable energy)。

  根据该《行动计划》,欧盟计划多元化进口气源、加速可再生天然气开发、减少供暖、发电环节的天然气使用,在2022年底前,减少三分之二的俄气进口。

  面向未来,欧盟还将采取加速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多元化能源供应、提高能效等措施来降低对能源的依赖。

  这场欧洲能源危机,美国又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资料来源:第一财经

  不同于以往,欧洲看来再也无法忍受能源价格剧烈波动和供应危机,这一次已然下定决心。具体动作来看,毅然决然地关停了“北溪二号”。

  即便这条天然气管道供给量超过欧洲总需求的10%,即便付出十余载的辛苦耕耘,即便百亿欧元的耗资打水漂也在所不惜。就连最为受益的德国也只能强颜欢笑地接受。

  此番动作对未来全球能源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无疑会重塑传统能源格局。

  问题也随之而来,欧洲能否真正摆脱能源的束缚?后续如何进行能源纾困?新能源的发展会否进入新的纪元?是否意味着传统能源核心战略地位下滑?

  本篇报告的目的便在于对以上问题进行解读。

  欧洲能否摆脱能源束缚?

  相较而言,欧洲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程度则要大得多。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俄罗斯石油在去年运往美国的所有原油中约占3%。俄罗斯石油和石油产品约占美国石油进口的8%。

  据新华社报道,俄罗斯是欧盟最大的天然气和原油供应国,欧盟进口天然气中约40%、进口原油中约30%来自俄罗斯。

  当前欧洲仍旧面临着缺少俄罗斯天然气供给的境地,从欧洲提出的纾困方法看出,开源节流是行动的提纲挈领。欧洲通过三个途径来达成削减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症,其一是增加从美国和卡塔尔等国的天然气进口量。

  然而,实际情况并不如理想中乐观,卡塔尔能增供的天然气规模恐怕有限。

  首先,卡塔尔有75%的液化天然气(LNG)都卖到亚洲,供给欧洲的仅有5%左右,目前该国的LNG设备产能处于满负荷运转状态,这意味着卡塔尔短期内没有增产的余地。

  其次,卡塔尔手握众多LNG长期供应合同,现有产能勉强覆盖。对于欧洲的新增需求,卡塔尔的能源企业短期难以满足。

  此外,美国同时寻求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能源出口国,商讨额外供给天然气事宜,但就目前看来,进展甚微。

  业内人士称,卡塔尔只有8%-10%的液化天然气可用于转移到欧洲,由于欧洲运输较亚洲更远,所以时效性较差。

  卡塔尔的能源部长Saad al-Kaabi的表态更加增添了这种担忧,“我认为俄罗斯提供的天然气占欧洲供应量的30-40%。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取代这样的供应量,靠液化天然气运输供应也无法做到这一点,”Kaabi在多哈举行的一场天然气行业会议上指出。

  卡塔尔天然气替代方案看来无法有效缓解欧洲能源困境,那么,美国的供给便尤为关键。

  颇具讽刺的是在给欧洲寻找天然气供给替代者的同时,美国自己也利用这个机会,为本土的天然气找到了市场,并狠狠地赚了一把。

  据dieselgasturbine网站2月22日表示,2021年美国已经成为欧洲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来源国,占欧盟成员国进口LNG总量的26%。

  随着俄乌冲突的加剧,2022年1月,美国提供了当月欧洲所有液化天然气进口的一半以上。美国1月份液化天然气出口量达到创纪录的730万吨,自去年12月以来第二次从卡塔尔手中夺走第一名。

  欧洲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在1月份创下11.8bcm(十亿立方米)的历史新高,其中近45%来自美国。

  美国在欧洲能源危机中保住了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的位置。连续第二个月成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

  这场欧洲能源危机,美国又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以上的一系列数据充分说明,美国帮助欧洲寻求天然气供给替代者的同时,“一不小心”成为了最大受益者。

  事实便是,进口替代方案终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欧洲能源瓶颈这一问题,只不过从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转向了美国,细思极恐。

  再来看第二方案,加快部署太阳能(行情000591,诊股)和风能方案。此举可谓是奠定欧洲能源自主权的终究解决方案。

  可问题是,新能源发电的建设以及相关配套设施需要投入大量财力、人力、物力,需要的是时间,短期内难以承担起替代天然气等传统能源的重任。

  再来看第三方案,节流方案落地和实际结果上影响有限。

  因此,短期内欧洲难以摆脱对天然气等传统能源的依赖性,中长期需要大力推进绿电建设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不能一蹴而就,需要逐步推进。

  那么,过渡期如何纾困呢?解决问题的方法无疑指向了能源结构调整。

  能源结构调整

  欧美各国一直将天然气作为实现碳中和最重要的过渡能源。

  2020年,美国和欧洲总发电量中,天然气占比分别为40.56%和19.61%,煤炭占比分别为 19.69%和14.85%。

  这场欧洲能源危机,美国又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在新能源推进的进程中,由于风光发电与生俱来的不稳定性,需要通过其它能源进行调峰调频。欧洲主要以天然气作为备用能源,通过地下储气库和LNG接收站两种方式来进行调峰。

  在碳中和的推进上,欧洲无疑是最积极的,其实这也是无奈之举。能源的瓶颈使得欧洲不得不做出这一决定,加速碳中和,加速能源替代,改变长期以来受制于传统能源的状况。

  欧盟将2030年气候减排目标由40%提高至55%。以德国为例,提出在2045年实现碳中和,比原计划提前五年。

  但是在提速后碳配额总供应明显不足,使得碳价攀升至每吨50欧元左右,电力公司大力推进煤改气,此举大大加剧了天然气的需求。

  为了完成碳中和的目标,欧洲大力发展新能源的同时对能源结构进行了调整。

  德国在明年预计要关闭最后三座核电站,成为西方工业大国里第一个全面弃核的国家。即便弃核会造成1.7万亿欧元的经济损失也在所不惜(核污染、核泄漏、民声等问题促使德国弃核)。

  德国的政策也极大影响了欧洲其他国家。同样计划放弃或缩减核能的还有瑞士、比利时、西班牙和法国。法国作为全球核电大国,计划在2035年前,把核电占比从目前的75%降为50%。

  而核电是欧洲发电量最大的技术手段之一,弃核意味着需要使用其他能源来满足电力的缺口,这无疑再度加重了天然气的需求。

  自2021年饱受能源价格剧烈波动和供应危机困扰的欧洲对核问题出现大幅度转变,分化成两个阵营。

  据财联社3月10日电,德国环境部和经济部当地时间周二表示德国年内仍会按计划关闭现有核电站。

  与上任之初承诺逐步关闭10余座核反应堆、缩减核电比重比起来,法国总统马克龙对待核电的态度出现180度大转弯。如今,他呼吁重振法国核电产业,正寻求新建至多14座核反应堆,以助该国摆脱对化石燃料和进口能源的依赖。

  除了法国,荷兰也重新将核电提上了政治议程,严重依赖煤炭的波兰决定将于2026年开始建设其第一座核电站。去年3月,捷克共和国、法国、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的领导人致函欧盟委员会,指出监管良好的核电是安全的,称其为稳定的无碳电源。

  显而易见,在对核能的态度上,欧盟成员国分为两个阵营:法国、芬兰、捷克等较为依赖核电的国家支持将核能列为绿色能源,在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捷克、芬兰、匈牙利、波兰和罗马尼亚等其他欧洲国家的支持下,马克龙试图将核能作为欧盟未来脱碳战略的重要路径之一。

  而德国、奥地利、卢森堡、西班牙等国反对核能,这些国家或是没有核电站,或是正在逐步关停核电。和德国一样,葡萄牙、奥地利、卢森堡和丹麦在风电和太阳能上下了很大的赌注。

  原本的计划是加速碳中和进程,推进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降低对传统能源的依赖性。可现阶段情况是,欧洲国家不得不去寻求核电、煤炭等其它能源来纾困,此举无疑是作茧自缚,对碳中和的推进形成负反馈效应。

  显而易见,欧洲陷入推进碳中和与摆脱能源瓶颈的两难境地。

  这种状况在一段时间内会持续困扰欧洲。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是的,无论如何,欧洲市场对风光发电大概率会产生超预期的需求。这对我国相关产业链,尤其是光伏军团,带来利好。

  我国的光伏军团

  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的光伏产业开始高速发展,历经08年金融危机导致需求下滑,然后经历短暂反弹后又面临双反的限制,在低谷中缓步前行。之后,12年开始复苏,在“5.31”淘汰落后产能之后迎来了高速增长时刻,完成了从政策扶持驱动行业发展到市场需求驱动行业发展的转变。

  中国光伏在这一次次的潮起潮落中脱颖而出蜕变成全球光伏龙头,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统计,2019年中国多晶硅、硅片、光伏电池、光伏组件占全球的产量占比分别达 67.30%、97.40%、78.70%和 71.30%。

  这场欧洲能源危机,美国又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曾几何时,国外封锁光伏技术,更有甚者认为利润太低对光伏产业弃如敝履。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历经多年的辛劳耕耘,现在我国光伏产业已然是一骑绝尘。

  如今,面对未来确定性强,景气度高的光伏产业,当年一些放弃光伏技术的企业试图再度出山与中国光伏华山论剑。

  然而,能源、人力、精益生产造就的成本的优势使得国外企业根本无法与我国抗衡,再加上国内完善的光伏产业链更是如虎添翼,海外企业只能望而却步。

  产业链中最受益的当属组件厂商,作为电站的直接供给方,中国组件品牌的知名度与美誉度人所共知,与海外厂商的综合实力比拼下,更具备竞争力。在海外市场超预期的需求背景下,隆基(601012.SH)、晶澳(002459.SZ)、晶科(688223.SH)、天合(688599.SH)等头部组件厂商有望充分收益。

  尾声

  能源的争夺是人类社会进程中永不磨灭的话题,屡次上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

  没有坚实的能源基础做保障,即便在付出任何努力后终究还是委身与他人。

  新能源的技术是根本的解决方法,道阻且长,难以一蹴而就。欧洲试图摆脱能源依赖症仍旧困难。

  即便存在着新能源替代的趋势,在一段时间内,传统能源的核心战略地位不会发生改变。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波胆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